Cass

自娱自乐

【叶黄】关于完全看不懂黄少天的卷子在写些什么鬼东西的事(四)

         黄少天在无尽的长廊中奔跑,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他看见了前面有光,他向着光源跑去,那里有个人向他伸出了手。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觉得自己知道那人是谁。他将黄少天拥入了怀中,用亲吻安抚刚刚在惶惶中奔跑的黄少天。

         少天……

         “黄少天——黄——少——天!”

         睡梦中被吻得呼吸困难的黄少天终于听见了有人在叫他。

         见黄少天醒了,叶修松开了捏着他鼻子的手。叶修也不想用这么损的招,没办法,这家伙睡得死沉死沉。

         黄少天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叶修的脸。于是人醒了,大脑还没清醒的黄少天,捧着叶修的脸,挺起上身,吧唧一下,一口亲在了叶修的嘴巴上,亲完了嘴巴里还砸吧砸吧两下。

         叶修的表情顿时就变得难以形容了。

         本来得知黄少天缺考,又不接电话,他想都没想地就冲到了黄少天的宿舍来,缺考既成事实,他也不知道来了干嘛,就是来了。有点生气是肯定的。叶修本是对谁都漫不经心,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态度。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对黄少天上了心,甚至还给他开小灶补课,结果这人补考还敢给他缺考!

        想把他揪起来问清楚到底为什么缺考,黄少天睁眼就来了这么一下,叶修当时就蒙逼了……

        蒙逼的后果就是,兴师问罪的气势没有那么足了,“少天,是不是生病了?”

        等叶修崩坏的画风恢复正常,黄少天摇摇晃晃的大脑开机了,慢悠悠地坐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叶修刚才那一刻的愉悦淡了许多。

        “你刚睡醒的时候抓着谁都亲吗?”

         黄少天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叶修,意识到自己前面做了什么,摸了下发烫的耳朵,摇摇头。

         叶修满意地点头。随后气氛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

         话说……叶老师你搞错重点了伐?

         还是黄少天终于想起了这茬,慌慌张张地找手机,“几点了几点了?!要死了!!今天法律补考!!!”然后在看到时间,以及手机里好几个均来自眼前这个人的未接来电时,绝望地瘫倒。“人间悲剧啊!!!”

         “你还知道有补考这件事?”叶修抱臂俯视他。

         黄少天立马一跃而起,跪坐在床上一脸认错态度良好的样子。“我一直记着的嘛可是昨天同学都说终于考完期末考了一定要好好放松一下虽然我是挂了科并且第二天还有补考的人但是你上次给我补了课之后我回来再看书效率高很多正好复习得差不多了就想着那就一起去好了就当劳逸结合了结果昨天嗨过头了今天早上根本没听见铃声响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一口气balabala一通解释,说完了才小心地瞥了眼叶修,看表情有点不太妙……

        叶修脑子此刻还在嗡嗡作响,只觉得一向淡定的自己一早上被眼前这个死小孩弄得起起伏伏。

        “叶老师……”黄少天眨巴着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斜了他一眼,尼玛,眼神敢不敢再无辜一点?

        “重修吧。”没办法,黄少天补考缺考,叶修就是有再大本事也帮不了他。

        黄少天知道也只能这样了,好在现在他对法律课并没有之前这么排斥了,重修听起来不是太痛苦的感觉。

        “还是你来教吗?会是你教的对吧?”如果换了别人,好像还是挺痛苦的,黄少天想。

        “好。”叶修说“好”,而没说“是”。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学校下学期的安排,但跟学校主动要求带医学院选修课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只是时间上的调度问题而已。

        黄少天正准备蹦起来扑到叶修身上,给叶老师一个大大的拥抱。

        叶老师微笑着说,“你坐第一排。正中。”

        黄少天伸出的手僵硬着收回,捂住了胸口蹲下,心塞啊……我想静静……


评论(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