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

自娱自乐

【双花】老师~我们要弟弟(双花番外)

abo慎入!!!

这次是双花番外。。等待叶黄的朋友们抱歉了~

        叮咚——叮咚——

        一早,孙家的门铃就响了。门外是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妇人。

       孙哲平打开门看见妇人喊了声,“妈。”侧身让她进来,转而朝厨房里的张佳乐招呼了声,“乐啊,妈来了!”

       张妈妈看见张佳乐从厨房里出来一脸稀奇的样子,“我儿子还会做饭了?”

       张佳乐顶着黑线把奶瓶交到妈妈手里,“得您真传,您儿子的黑暗料理还能再战五百年。”

       张佳乐和孙哲平今天要去参加叶修和黄少天的婚礼,晚上肯定是要闹到很晚的,两个孩子跟着他们去会撑不住。家里的保姆阿姨又恰巧请假回老家一段日子,5岁的孙均晏和快满1岁的孙浅夏在家没人带,于是只能劳烦张妈妈来带一下孙子孙女了。

     “妈,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张佳乐怕妈妈一个人应付不了两个小的。

     “你忘了你是谁带大的了?还不放心你妈我么?快去吧快去吧,小天结婚你们俩别去太晚了。”张妈妈拿着奶瓶,滴了一滴在手背上试温。

      想起小时候妈妈喜欢给自己打扮的恶趣味,张佳乐决定在带孩子的问题上保持沉默。

     “妈,中午那顿就给浅夏吃小馄饨好了,十个就差不多,冻在冰箱里了。下午她午睡醒了再喝一顿奶,量是现在的一半。均晏就没什么好操心的了。我们走了,妈。”张佳乐出门前还把要注意的事跟妈妈交代了下。

       张佳乐和孙哲平前脚刚走,孙均晏小朋友就醒了,穿着睡衣揉着眼睛,站在楼梯上朝楼下客厅里的张妈妈软软地叫了声奶奶。

       中午张妈妈给兄妹两个做午饭,进厨房之前还叮嘱孙均晏,“奶奶进厨房做饭,你看着点妹妹,别让她把不能吃的东西放嘴巴里,也别爬到危险的地方去。”

       孙均晏就很认真地跟在妹妹后面,看着她爬来爬去,一点没有不耐烦。浅夏爬到楼梯上,孙均晏怕自己力气不够抱住妹妹会摔下去,不敢拦着她,就在她身后护着她往上爬。

       小浅夏爬啊爬,爬到了爸爸们的房间里。孙均晏跟在后面突然感觉到一阵尿意,他看了看妹妹,先回头很细心地把房间门关上,然后才去了爸爸房间里的厕所尿尿。

       等到孙均晏尿了尿又洗完手出来,看到的就是爸爸床边柜子的最下面一层被小浅夏拉开了,一本厚厚的相册摊开落在地上,其中有一张照片单独裱好了散在外面。

       孙均晏小跑过去,把做了“坏事”的浅夏挪到一边去,想收拾好相册放回去。他蹲下一看,原来相册是爸爸们结婚时候的照片,孙爸爸穿着黑色西装,乐乐爸爸穿着白色西装。孙均晏知道不能乱翻爸爸的东西,正准备合起相册,又看到了散落在外的那张单独的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穿着民国军装的男人,一只手抵着另一人身后的墙壁,一只手拿着马鞭抬起另一个人的下巴,而另一个人则穿着旗袍,眼睑微微耷拉着,稍长的头发松散地盘在脑后。

       孙均晏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穿军装的男人就是孙爸爸,可是这个穿旗袍的姐姐是谁?大概因为化了妆又只看到侧脸,孙均晏只觉得这个女的非常眼熟,却认不出到底是谁。

       孙均晏觉得奇怪,又莫名的有点委屈。孙爸爸和别的女人的照片为什么要和他跟爸爸的结婚照放在一起。5岁的孙均晏忧心忡忡地把相册和照片放回原处。

      “小晏,午饭做好了!你和浅夏在房间里吗?”张妈妈敲了敲房间门就准备要进来。

  

       第二天,当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孙均晏小朋友严肃地看着孙爸爸,“爸爸,你会一直和乐乐爸爸在一起吗?”

       孙哲平被问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认真地回答儿子,“当然会。”

     “昨天我看见了你和一个姐姐的照片。嗯……我不是有意翻你们的东西的,我不当心看见的。那个姐姐是谁呢?”

     “姐姐?”张佳乐眯起眼睛,看了孙哲平一眼。

     “嗯。一个穿旗袍的姐姐。”孙均晏用力地点了点头。

       正要喝牛奶的张佳乐立马呛了一口,咳咳,他想他知道是哪张照片了靠!

       张佳乐不说话了,倒是旁边的孙哲平,表情严肃了起来,对孙均晏说,“其实,你就是照片上那个人的儿子。”

       孙均晏张了张嘴巴,“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张佳乐白了孙哲平一眼就要去哄儿子。

       孙均晏哭着问张佳乐,“我不是……你的……儿子吗?”问完又觉得更伤心了,哭得更厉害。原本坐在宝宝椅上咿咿呀呀的小浅夏,看见哥哥哭,也放声哭了起来。

       张佳乐头都大了,把女儿抱起来放到孙哲平怀里让他哄着,自己先去哄儿子去了。“你不要听你爸乱说!你当然是我儿子!”顺便嫌弃了孙哲平,“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骗小孩有意思吗?!”

       孙哲平拍着小浅夏的背无辜地说,“我又没说错,他就是照片上那个人的儿子啊。”

       孙均晏听了哭声反倒小了,抽泣着却又一本正经地对张佳乐说,“爸爸,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的,我也只认你一个!”

       张佳乐醉了。然后把事实告诉了孙均晏,让儿子一定要相信他是自己亲生的。

 

       说到拍那张照片的起因,真要从孙哲平第一次上门见张佳乐爸妈开始说起。

       张佳乐小时候,张妈妈曾经把他打扮成小姑娘的样子,还拍了照片做留念。孙哲平第一次见家长的时候,张妈妈就乐呵呵地把珍藏已久的照片拿出来和孙哲平分享。

       孙哲平看了照片之后跟张佳乐说,“张佳乐你小时候还挺好看的。”

       本来妈妈给孙哲平看那样的照片,张佳乐就不乐意。这下张佳乐怒了,“你什么意思,说我长残了咯?”

       孙哲平笑着把张佳乐拉到怀里顺毛,“你长毁了我都要,长残了算什么。”

       虽然有点小感动,但张佳乐还是想扔他一记手雷。

       张佳乐不知道的是,有一个念头就这样在孙哲平的心里萌生了。

 

      “你让我穿这个?不行!坚决不穿!要穿你自己穿!”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手里的旗袍,想着这婚还能不能好好结了。两个人好好的来拍结婚照,谁知道孙哲平抽什么风了忽然玩起了变装play,说想拍张民国风的结婚照。这也就算了,可是递到自己眼前的是什么鬼?旗袍?还高叉的?孙哲平你脑洞开大了吧!

       可是孙哲平说,“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你就当让着我一回,嗯?乐乐。”

       张佳乐忽然就心软了。

       一直以来都是孙哲平各种顺着自己,甚至是迁就自己。那么,这次就顺他的意吧。

       换好了军装的孙哲平,看到了身著旗袍,长发绾起的张佳乐,三两步走过去,步步紧逼,咚地一下把张佳乐逼退得贴在墙上。

       周围有不少工作人员,张佳乐觉得脸很热,没敢看孙哲平的眼睛。

       孙哲平用手里与军装配套的马鞭抬起了张佳乐的下巴。

       摄影师灵光一闪,爆手速按下快门,抓拍下了这一幕。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