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

自娱自乐

【叶黄】老师~我们要弟弟28

abo慎入!!!

突然出现的原创人物什么的,他就是个炮灰=_=

        陪着黄少天上课,叶修自己也是听得无比的认真。叶修大概上学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认真过。原来带孩子小到换尿布,大到吃穿用,有这么多要注意的事情。

       

        孕期到了七八个月了,黄少天已经请假在家待产。不出去上班,整个人都闲的发慌,考虑到孩子,又不能总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接到学弟电话的时候,黄少天正拿着遥控器不停换台。

        “学长,能请你到梧桐路的咖啡馆里和我见一面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余柯进入叶家的公司上班已经两三个月了,黄少天想他可能是为了试用期结束能不能留下的事情找自己打听打听情况。

        “好,什么时候?”叶修公司里的事,黄少天向来不问,所以找自己打听情况是没什么用的。不过他觉得还是当面和余柯说清楚的好。

        “方便现在吗?”

        “行,反正我在家也是闲着。”

        黄少天到了余柯约定的地方,在他对面坐下,“等很久了吧。”

        余柯摇摇头,对黄少天笑笑表示不介意,顺带瞥了眼黄少天的肚子。

        “学长,既然来了,那我开门见山吧。前两天公司年会,晚上叶总是不是很晚回家?”

        黄少天没说话,等着他接下去说。

        “你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你不是说要开门见山么,别绕圈子了。”

         “那天晚上,他和我在一起。”

         “哦,所以呢?”

         “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

         “你以为我会信?”

          余柯拿出了一叠照片。

          黄少天随手翻了几张,扔到一边,“角度抓得不错啊。那又怎么样呢?”

          “我们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余柯想,就算今天回家后,叶修跟黄少天解释了他们没发生什么,但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是事实,叶修的衣服上有他的信息素味道也是事实。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感情出现裂缝是迟早的事。

          “哦。”黄少天淡淡地回答了声,没多大反应。

          “你……”

          没有看到黄少天如期中的反应,余柯还想说什么,黄少天的电话响了。

        叶修下班回家,发现黄少天不在家,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里。

        “我在梧桐路,那个商场对面的咖啡馆。”

        “怎么想到跑去那里了,我去接你,你坐着别动。”叶修想,那里离家还是有段距离的,黄少天带着个球一个人这样一来一回肯定要累到的。

        黄少天挂了电话,喝着桌上的果汁,无视了对面咬嘴唇一脸潸然欲泣的余柯。嗯,这果汁还挺好喝的,回去让叶修榨这个水果汁喝。

        黄少天有点无语,难不成还是自己欺负他了?心里默默地谴责了叶修蓝颜祸水,但对着小学弟,面上还是要端着冷高。他黄少天是心软,可没必要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心软。

        叶修到的时候,黄少天都喝完第二杯果汁了。

        “怎么喝这么多果汁,一会要吃饭了,晚上胃里难受了别怪我啊。”叶修指的是黄少天最近又开始吐了,比刚怀孕时那会还吐得厉害。

        黄少天刚要开口说话,被余柯截住了,“叶总……”

        叶修朝余柯点了点头,转头问黄少天,“聊完了吗?”

        “聊完了。”

        “那回家吧。”

        “嗯回家。”

        叶修和黄少天转身要走,余柯冲到前面拦住他们,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余柯,你好自为之吧。”黄少天最后对余柯说了句。

        叶修和黄少天坐在车里,黄少天这会显然是生气了,他不说话,叶修也不敢开车。

        “你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吗?”

        “大概猜到了点。”

        他刚进去接黄少天的时候就觉得气氛不对劲,再联系了下这些日子以来余柯的私下里的动作,基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和他没什么的。”叶修老实交代。

          “我知道。”

          “知道你怎么还这么生气?”

          “知不知道是一回事,生不生气是一回事。”

          黄少天解开安全带,翻身坐到叶修身上,一把抓过叶修的衣领,“那天晚上怎么回事?”

          叶修扶着黄少天的腰,防止他跌下去,“那天我喝多了,清醒一点的时候他正脱着我衣服。我甩开他就回家了。”

          黄少天恶狠狠地咬上了叶修的嘴唇。就在叶修的手插进黄少天的头发里,要加深这个吻时,黄少天退开了。瞥了眼车窗外,刚刚站在那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真要是有什么需要,回家找我,听见没有?”自从怀孕了以来,叶修就不敢碰他了。就是医生说危险期过了也没有碰他。

        “听见了!”叶修向组织保证。

        黄少天松开了叶修的衣领,准备翻身回座位,忽然发现以他现在的身形,上去容易,下来难。

        黄少天艰难地回到副驾驶,觉得收场实在太不气魄,耳根有点红。

        叶修笑他,“不生气了?”

        “谁说的?我还没气消。”

        “那少天大大要怎么样才不生气?”

        “回家写检讨。”

        “……”叶修心里暗暗叫苦,怀孕的人果然不能惹,怀孕的老师更不好惹。

  

         “咳,我念了啊。”叶修拿着张纸站在一边,对坐在沙发上的黄少天说。

         “念吧。”

         叶修写的时候是苦恼了半天,跟大多数写检讨的学生一样,也不知道自己没做错事要检讨什么,愣是把检讨书改成了情书。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瞧瞧,引经据典,这开头多好。

         黄少天冷哼一声,“美人在咖啡馆里等你呢。”

         “胡说,我面前的才是美人。而且肚子里还有个小美人。”

         “那你知道司马相如写了凤求凰给卓文君,后来又是怎么对卓文君的吗?”

         叶修暗道,糟糕,抄错诗了!立马把纸一扔,扑到黄少天身边,“少天,原谅哥是理工男,再给哥一次机会。”

         “行啊,今天写不出不许上床。正好今天沐橙不在,你跟你弟睡去吧。”

         “别啊,黄老师~半夜睁眼看到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会做噩梦的。”

         “你说你,上网抄这么没诚意也就算了,还不捡一句好的抄。”

         “这次保证原创!”

         黄少天晚上没睡踏实,半夜醒来又没摸到旁边的人,起身去书房找叶修。这家伙怎么写不出就真不回来了,什么时候这么有下限了。

         黄少天摸到书房,叶修正趴在桌子上睡得别扭。他抽出叶修手臂下面压着的皱巴巴的纸,拜读了叶修写到一半的狗屁不通的情书,黄少天笑了。

        他轻轻推推叶修,把他叫醒。

        叶修迷糊地眯着眼睛,以为自己和往常一样睡在床上呢,“腿又抽筋?我给你揉揉……”

       黄少天抓住叶修伸过来的手晃了晃,凑到他耳朵边上说,“没你暖床我睡不着,所以准你回床上侍寝去。情书通过了。”

          于是叶修立刻清醒了不少,开心地回去侍寝了。

评论(1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