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

自娱自乐

【叶黄】老师~我们要弟弟25

abo慎入!!!

请不要在意前面的流水账⊙﹏⊙


         8月10号,黄少天的生日,也是他和叶修结婚摆酒的日子。两人早在求婚后不久已经去民政局扯了证。

         结婚前两天黄少天暂时先住回了自己的公寓。当天快到中午叶修带着苏沐秋和周泽楷两个伴郎去接黄少天。黄少天那边的伴郎则是王杰希和郑轩。

         郑轩是黄少天的学弟,跟黄少天在学校时的关系一直不错。更难能可贵的,他是黄少天的朋友圈子里仅剩的为数不多的……单身。所以被黄少天软磨硬泡地拉来做了伴郎。而郑轩则表示,“这都是我第三次做伴郎了,这一个个的都结婚了,我依然是只单身狗,压力山大啊。学长!下次不许再找我做伴郎了!”

        “去去去!能有下次吗?!”

        至于叶修为什么会找周泽楷做伴郎,这个渊源就很深了。

        叶修是知道黄少天的女神一直是沐橙来的。某一次黄少天无意中透露了他的男神是当红影星周泽楷。叶修就问他,想不想见见周泽楷本人?黄少天连连点头,说见过了女神,可还没见过男神本尊。

        因为工作关系,周泽楷和苏沐橙合作过很多次。苏沐秋签了周泽楷不少代言,而苏沐橙的工作基本都是由苏沐秋安排的。因此叶修跟周泽楷还挺熟的。于是叶修这次请伴郎的时候就想到了把周泽楷请来,也算是让黄少天见过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一身伴郎装,没怎么刻意打扮也是帅气逼人,不禁啧啧两声,“小周你说你怎么回事,今天是哥结婚,你搞得那么帅,让哥怎么办?”

          周泽楷嘴张了好久,最终也憋出了一个字,“……嗯。”

          周泽楷的经纪人,江波涛,笑眯眯地站出来帮他解释,“小周为了做个低调的伴郎,今天都没有上妆啊。”意思是,天生丽质不是周泽楷的错。

         叶修到了黄少天公寓门口就被张佳乐拦住了。张佳乐虽说是已婚,做不了伴郎,但也坚持全程陪同黄少天。

          张佳乐得意地看着叶修,“老叶,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叫声乐爷来听听?”

          结果叶修都不带犹豫的,张口就喊“乐爷”。倒是把张佳乐喊愣了。

          “我靠!老叶你不是吧,今天吃错药了?出门没带下限?”张佳乐没想到叶修如此不要脸皮,让他叫就叫啊。平时要是这样,不被他嘲讽得吐血就是轻的了。

          “下限是什么?能接到少天吗?”

          “好吧!算你赢了!不过,这样就想接到少天你太天真了!再来唱个歌。”

           “唱什么?”

           “爱你一万年吧。大声点啊,否则里面听不见。”

           声嘶力竭地吼完了整首歌,还没喘口气,张佳乐又掏出了一叠纸。

          每张纸上都有一个唇印。

          叶修了然地拿过那叠纸,快速翻了一遍,直接从里面抽了一张出来说,“这个。”

          张佳乐吃惊,“你怎么看出来的?”

          “亲了这么多次,还能认不出么。”

          还没等张佳乐说接下来要做点什么,叶修就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打红包,抽了一个给张佳乐。

          张佳乐摸到红包的厚度,满意地点点头,“行了!不为难你了,进去吧。”

          叶修笑,“谢乐爷。”

          叶修进门,又给王杰希和郑轩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黄爸爸和黄妈妈坐在客厅里。叶修和黄少天跪下给两位长辈敬了茶。

          黄妈妈一直笑眯眯的,时不时抹抹湿润的眼角。黄爸爸倒是一脸严肃,看上去是平静的。

         在这里敬完了茶,接着又要到叶家去敬茶。

        两人先给爷爷奶奶敬了茶,再给叶爸爸叶妈妈敬。叶妈妈给了黄少天一个红包。叶爸爸给了黄少天几张纸。黄少天接过手的时候惊到了,股份转让书。叶氏百分之五的股份。

        “爸,这个……”黄少天犹豫着要不要收。

        叶爸爸说,“不多不多,你就收着吧。”

       

        晚上婚宴,司仪兼证婚人是黄少天的老师,魏琛。

         黄爸爸把黄少天交到叶修手里的时候,满是失落,酸楚,还有希望他能幸福一辈子的心。 他转头看着此刻还站在他身边的儿子,眼睛也忍不住湿润了。黄爸爸抹了一把脸,专注地看着叶修牵着儿子走上台阶。

        当两人交换对戒,互相亲吻的时候,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祝福这对新人。

        王杰希在一旁看着黄少天幸福的样子也颇有些激动。

        “羡慕吗?”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侧。

        王杰希依旧看着一对新人,下意识点点头,没反应过来谁在说话。

        “你也可以。”

        王杰希回过头。

        喻文州的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枚戒指。

        叶修和黄少天忙着一桌桌敬酒,没工夫听台上魏琛在说点什么。黄少天由于怀孕,他的杯子里装的是葡萄汁。叶修这种几杯倒的酒量,自然也是掺了大量的白开水,雪碧。别的桌还好,敬到朋友那一桌,叶修可就惨了。

         一上来,叶修手里的酒就被孙哲平拿走了,换上来一杯如假包换的真酒,幸亏还只是葡萄酒。

         孙哲平,张佳乐,一群人轮番敬酒。轮到韩文清敬酒,直接给叶修来了一杯白酒,叶修差点就秒跪了。后面的四个伴郎也帮着挡酒。

        苏沐秋酒量还不如叶修呢,最先倒下了。

        周泽楷是没倒下,只是嘴里叽里咕噜地就开始说话了,“吾还好切,吾么贼特。今朝大噶伐要走!……侬伐要拉吾,吾诶么切好了。”

         熟悉周泽楷的人都震惊地看着他,这是……醉了?合着他喝醉了能说这么多话?!

          黄少天忽然觉得,男神的反差萌,他有点承受不来。

          江波涛扶着脚步不稳的周泽楷额头青筋突突地跳。幸好这里记者不敢随便进来拍,要不然周泽楷这幅样子,他这个经纪人也给他摆不平了。

          叶修实在撑不住去厕所间吐了。黄少天跟着去了,看他吐得这么厉害给他顺着背,担心地问,“老叶你没事吧?吐出来好点了没?敬酒前不是让你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么,你看你,不听我的,什么都没吃。现在倒好,难受了吧,想吐都没东西吐,你这样多伤胃你知不知道。”

           叶修吐完,洗了把脸,感觉清醒多了。“这不是没时间么。以后都听你的。你呢?累不累?今天一天没好好休息过,我女儿还乖吧?”自从黄少天认定自己怀的肯定是个女儿开始,两人就一直女儿女儿的叫,两个多月的胎儿哪可能就知道性别了。

          “没事。就是闲下来的时候有点犯困。” 说完,黄少天就朝叶修的肩膀靠过去。结果一靠近就闻到叶修身上浓重的酒气,胃里一阵翻腾,转身就对着洗手池干呕。

          看黄少天干呕得比喝吐了还难受的样子,叶修心疼了,“你自己今天也没吃什么,别饿着自己和女儿。”

         黄少天说,“反正吃了也要吐,还不如不吃呢。”

         “不吃怎么行,吐也要吃。人家越怀越胖,你倒越怀越瘦了。明天开始我来做饭,让你见识一下我新点的厨艺技能。”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