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

自娱自乐

【叶黄】老师~我们要弟弟19

abo慎入!!!

我真的写不来rou⊙▽⊙,其中一段还是基友提供的。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被he谐。
男朋友衬衫那段是我非要加的。我想问,omega无腿毛的设定你们喜欢么?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着聊了会天,叶修就想带着黄少天回去了。叶妈妈说,“这个点了,你们路上还要时间,回去都晚了。今天就在这里住吧,反正小修的房间也是空着。”两人今天就这么住下了。

        叶修奇怪黄少天憋了一天没怎么说话了,怎么到了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他还这么安静。

        “怎么了?”

        黄少天一脸压力山大的表情,很认真的问叶修,“到底是要生几个?”

        叶修愣了,闷了半天原来他在纠结这个。也怪自己不好,爷爷奶奶说的时候跟着起哄逗他,随即摸摸他脸,“我不在乎这个的。我不逼你,以后你愿意生就生,不愿意我们就不生。爷爷奶奶或者爸妈那边有我给你顶着。”

         黄少天刚感动不过三秒,又被叶修一句话噎回去了。“反正你生多少个,哥都养得起。”

         叶修从衣柜里拿了套睡衣给黄少天,“我看你紧张了一天也累了。快去洗个澡放松一下。”

        黄少天悲剧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刚洗完澡要拿起叶修给他的睡衣,不慎,掉地上,连带着睡裤一起。黄少天立马捡起来也最终没能挽救湿了一大片的睡衣睡裤。

        犹豫了半天,黄少天决定请求支援了。

        “叶修!叶修你在外面吗?!”

        “我在呢,怎么了?”叶修走到浴室门口问黄少天什么状况。

        “睡衣掉地上湿了。”

        “你拿浴巾先披一下,当心着凉,我去给你找睡衣。”

        叶修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没翻到睡衣,盯着柜子里的衣服看了一会儿,拿出了柜子最边上的一件白衬衫。

        这件衬衫是以前妈妈买的,比平时叶修穿的大了一号,叶修穿过一次就没再穿了,就这么一直放在衣柜里。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着这件衬衫,联想到黄少天在浴室里,叶修觉得如果让黄少天就这样穿上……

        鬼使神差地就拿出了这件衬衫,鬼使神差地就递了进去。

        黄少天在里面也是许久没出声。

        “叶修你没有别的睡衣了么?”

        “没了,别的都带到你家去了。我身上这套和刚给你那套,是我最后两套了。”

        “没有裤子么?”

        “要不我把我身上这条给你?”

        “你还是自己穿着吧。”

        “那我去跟叶秋借?”

        “别别别,我就这样吧。”这会去跟叶秋借睡衣,那不是摆明了让人想歪么。

         黄少天穿上衬衫站在镜子前有些局促。最后自暴自弃地把干发巾往头上一盖,打开了浴室门。

        叶修看见黄少天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又作死了。

        叶修比黄少天高两公分,大一号的衬衫下摆也只盖到黄少天大腿根,白花花两条腿显露无疑。头发上的水珠滴下来,顺着锁骨滑落下去,白色的衬衫贴在身上,若隐若现。

        叶修稳了稳气息,想找点事做转移注意力。他把黄少天拉过来,拿起干发巾给他擦头发。

        “诶,叶修你的房间怎么还有股薄荷味啊,挺好闻的。”

        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叶修惊觉不妙。“吹风机在床边柜子第二个抽屉,吹干了再上床睡。”

        说完,就把自己关到阳台上吹冷风去了。

        叶修抽着烟,等身上的alpha信息素散掉。回到房间,黄少天正窝在被子里,大眼睛吧噔吧噔地看着他,“老叶,你怎么脸色不好,哪里不舒服?”

        黄少天想从被子里爬出来摸摸叶修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吹冷风吹出毛病了。叶修躲开他的手,想把他按在被子里,让他好好睡觉别出来。没想到用力过猛,叶修自己也给带倒了。

        叶修压在黄少天身上,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他,要他!

        黄少天这下知道刚刚的薄荷味哪里来的了。他紧张得心狂跳。

        叶修吻上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闭上了眼睛,乖乖地伸出双手勾着叶修的脖子,被动地承【shou,没有抗拒。

        叶修看着黄少天现在的样子,侧过头舔了舔他的耳垂,“少天……可以么?”

        黄少天被他弄得浑身一颤,抬眼看着他点了点头。

        刚刚还挺温情的,一会功夫嘴上又撩拨起黄少天。“今天这火可是少天大大你点起来的,你得负责到底啊。"

       “关我什么事!你以为是我自己想穿成这样的吗!说起来还不是你自己意志力不坚定……唔……"在床上还能这么多废话的除了黄少天应该就不会有别人了,叶修在心里这样想着。一手伸进了少天的衬衫里顺着他的腰【摸了上去,另一手磨【蹭着他光滑的大腿。

        “唔……老叶你耍流氓!"少天被他吻的眼角泛起了红,眼神有点迷离地看着他。

        "放心,我也就对你耍流氓。"说着解【开他胸前的扣子,一路从锁骨往下一寸一寸的吻【着。

        缠【绵的前【xi。

        被进【ru的时候,黄少天低喃着,“叶修……”

        “是我,少天。”只能是我。

        夜色正浓。

        一对有情人极致地交【融。房间里天竺葵与薄荷味的信息素交织。

        早上叶修醒的时候,黄少天还在睡。

        叶修没叫他,就这么陪着他。

        未在fa【情期的omega,生【zhi【腔是不会打开的。这也是叶修庆幸的。他想在最合适的时机,让标记成为一件神圣美好的事。而不是像昨晚一样发生得突然而仓促。

        也许是叶修和叶秋从小受到爷爷军人思想的教育影响,两兄弟在这种事上格外地传统。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