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

自娱自乐

【叶黄】老师~我们要弟弟13

abo慎入!!!

今天来晚啦╭(╯ε╰)╮

        黄少天早上起床发现自己全身酸软,头疼眼胀,喉咙也很不舒服,知道自己大概是生病了。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电话去学校请假,继续睡过去了。以至于下午叶修去他家的时候发现他烧的很高了。

        叶修下了班去接叶臻叶歆放学,不见黄少天,结果叶臻告诉他,“黄老师今天请病假没有来,是隔壁王老师代黄老师上课的。”

        听到叶臻说他生病了,叶修把两小孩放进车里就给黄少天打了电话,无人接听。送了孩子回家后,马上又掉头开去黄少天家。

        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开,叶修就拿黄少天给他配的钥匙开门了。进门直接就往黄少天房里走。

        床上的人脸色通红,睡得也不是很安稳。叶修摸他额头,很烫。黄少天已经烧糊涂了,叶修的手凉,放在他额头上的时候很舒服,他睁不开眼,但是熟悉的alpha的气息他知道是谁,就又睡过去了。

        叶修没舍得叫醒他,给他穿好裤子裹了件厚外套,直接横抱着下楼,放进后座带他去医院。

        “少天,醒醒,到医院了,先测个体温。”叶修轻轻拍拍他。烧迷糊的黄少天,叶修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还有些迟钝,安静得很,可是叶修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安静。他喜欢活蹦乱跳吵得他头疼的黄少天。

        医院预检台一测体温,40℃,挂急诊。急诊的医生,叶修看着有点眼熟,不知道在哪见过。

        张新杰看见进来的叶修和黄少天,推了推眼镜。两个都是他认识的人。他先给黄少天初步看了一下,然后让他先去做个血常规。

        黄少天,他儿子的班主任。

        叶修,他见过两次。一次在上次万圣节亲子活动上,一次就是在他家alpha的毕业照上。

        张新杰知道叶修和韩文清是初中到大学,十几年的“宿敌”,两人一见面就不对付。他记得韩文清给他看毕业照的时候,指着这个人,告诉他,这个人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讨人厌的气息。不过他是不觉得韩文清就是真的讨厌叶修了。韩文清是在心底里把这个对手当朋友。

        “医生,他怎么样了?”叶修扶着黄少天坐下来,把刚刚拿去检查的单子递给他。

        张新杰仔细看了下,“炎症引起的高烧。最近有哪里不舒服吗?有感冒咳嗽吗?”

        “他最近有点感冒,咳嗽倒没有。”叶修又转头问黄少天,“少天,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黄少天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他感觉头重脚轻,走路都打飘,而且喉咙里像有东西堵在那里,咽口水都痛。他不想说话。听到叶修问他话,转头看他,顿了顿,“喉咙难受。”

       张新杰拿了手电筒和一块压舌板,“张嘴。”

       黄少天被压舌板弄得一阵恶心,刚要干呕,张新杰就把压舌板撤走了。

       “扁桃体发炎。”张新杰低着头开医嘱,“我先给他开个退烧针吧,打完针去领药。回去好好休息,多喝水。按时吃药。”

        “好的,谢谢医生。”

        黄少天打完退烧针,叶修去拿完药,叶修就带他回家了。回到家里,叶修把黄少天安顿好,让他吃了药喝了水躺下,给他掖好被子。

        今晚叶修要留在这里照顾他,他拿出一套被子,在黄少天的床边上打了地铺。

        黄少天的床是加宽单人床,一个人睡宽敞,两个人睡也够。就是两个男人有点伸展不开了。叶修怕挤到黄少天,他休息不好。

       黄少天本是想让叶修像上次一样睡在客厅的。虽说是睡沙发,总也比地板硬邦邦的好。叶修担心他晚上又反复,或者哪里不舒服了,睡客厅照顾不到他,坚持打地铺。“哥小时候可是睡惯硬板床的。”

        好在北方普遍都是有地暖的,要不然大冬天的,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叶修打地铺的。

        叶修等黄少天睡着了,摸了摸他额头,已经不烫了。拿毛巾帮他擦擦额头上的汗,自己也睡了。

        睡到半夜,叶修在睡梦中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得自己喘不上气。一睁眼,一大坨黑影钻在自己被子里半压在自己身上,手脚都缠着自己。继续这样睡,黄少天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

        叶修好笑地想帮他换个舒服的姿势。

        黄少天不当心被他弄醒了,以为叶修要把他赶回床上去睡,立马紧紧搂着叶修,“陪我。”

        生病的人总是脆弱的。

        生病的黄少天,声音软软的,叶修心疼了。担心了一天,也只有这时候把他抱在怀里,才是安心的。抬手把黄少天搁到自己怀里,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像当初他教自己拍着小孩子那样哄着黄少天睡觉,让他也安心。

        快要睡着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感觉,这辈子,就是他了。

评论(26)

热度(153)